网站首页 登录 注册  
茧丝动态
行业服务
商品证券
行情评述
学习强国
纺织要闻
宏观信息
统计报表
生丝超市质量分析
产业科普基地
政策法规
气象信息
市场动态
专题新闻
“传承者”屠红燕:科技给传统丝绸产业插上翅膀
作者: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  2021-12-02 10:50:18      点击量:  650

万事利集团创办于1975年,作为中国民营500强的万事利集团已经发展为新时尚产业集团,除主业“中国丝绸文创第一股”万事利丝绸(301066)外,旗下还有30多家投资、控股企业,辐射了生物科技、资产经营、金融管理等领域。

作为传统中国制造的代表,旗下万事利丝绸自主研发了 “西湖一号”人工智能设计平台、色彩管理系统、双面数码印花技术、蚕丝蛋白生物新材料等,都已是世界领先技术,公司还拥有丝绸业首家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国家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创新科研机构。肩负“让世界爱上中国丝绸”的使命,万事利还服务了G20杭州峰会、上海世博会、北京奥运会、北京APEC峰会等国家主场外交活动。

近日,万事利集团董事长、万事利丝绸董事屠红燕在杭州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慧见》栏目的独家专访,详解了最传统的中国制造代表之丝绸的转型升级中国智造之路的难点和突破路径。

科技赋能丝绸全产业链

“数字赋能是丝绸产业的发展方向。很多人很奇怪数字化跟丝绸行业有什么关系,其实栽桑养蚕也可以数字化,产业里每一个阶段都能数字化。”——屠红燕

《慧见》:从1975年杭州笕桥绸厂创办算起,万事利品牌历史已经46年了,今年9月上市后公司有何变化?

屠红燕:万事利丝绸今年9月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丝绸文创第一股,深交所很少有传统产业在那里上市,科创、文创类企业较多,我们希望能突破传统,万事利不仅是传统丝绸产业,我们做丝绸文创很多年了,未来还要利用科技赋能做丝绸品牌。

《慧见》:这是公司研发费用投入持续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很多的原因?主要投入在哪些方面?

屠红燕:覆盖了从生产到设计的所有环节,首先从栽桑养蚕开始,我们和浙大联合研发的黄金茧从源头改变基因,黄金茧、绿色茧、粉色茧,色彩是天然的。

第二是在染织方面的环保改进。数码印花的污染已经较少了,无水印花又进一步对染料和面料分子结构进行改进。以前印染一块面料,就像你这个衣服的印花,印完后要水洗,百分之三四十的颜料都要洗掉。黑色裤子洗出来的水都是黑的,肯定会破坏环境。无水印花就是染料倒下去正好被面料的分子结构全部吸收,就洗不掉了,这是现在的新科技,需要借助人工智能和大数据。

第三是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设计技术,我们有30万花型库。有了基础花型的原始数据输入,AI人工智能可以在1分钟之内做到所想即所见。

《慧见》:持续投入这么多年,但外界还是觉得中国丝绸和国际上的差距其实还是很明显,比如国际奢侈品品牌的很多颜色,中国丝绸产业做不出来,颜色、印染这方面的差距,为什么这么难以攻克?

屠红燕:这实际上也是外界对我们传统产业的偏见,我们现在的染色技术和工艺,比如双面数码印花技术已经领先全球了。

色彩、设计上欧洲奢侈品品牌比较厉害,颜色正,色彩鲜艳,这其实是人的因素,在于设计师,不是技术原因。现在消费者都是全球视野,但我们设计师基本是大学培养4年,最多去国外留个学,欧洲设计师可能三四岁起在博物馆里长大的,所以软实力有差距。万事利也在提全球制造、全球设计,我们也有意大利设计师,法国设计师。

《慧见》:说到全球视野,万事利三年前就战略合作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引进奢侈品品牌高管、设计团队,再到参与G20峰会等系列国际盛会,疫情下逆全球化趋势对公司的国际化战略是否会有影响?

屠红燕:我们现在战略上做了调整,一是疫情影响,一是双循环背景下,我们还是定位为民族品牌,把目光放到了国内市场的拓展。丝绸较小众,相对于纺织品来说市场占比很小,产量不可能像棉麻这么高,加上丝绸有文化底蕴,国潮品牌这些年的兴起,让更多年轻人爱上了中国丝绸,所以我们现在出口少了,重心转向国内。国内也是在往高端化方向发展,希望契合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抓住消费升级的机遇。

上市后有更多人知道了万事利,以前更多影响力在杭州和浙江。上市带来的全国性品牌效应也带动了销售。

《慧见》:疫情对公司发展影响大吗?

屠红燕:有影响的,我们以前有 35%的市场是在国外,疫情后第一年就把重心转移到国内市场,专心做国内的市场。但是现在国内的疫情也时不时来一波,省外游客到浙江来旅游的也少了,在杭州我们有很多线下实体店,毕竟杭州是丝绸之府,外地游客来杭州都喜欢买个丝绸做伴手礼,我们品牌在浙江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慧见》:实体店有关店潮吗?

屠红燕:关店倒没有,我们还是都开着。

《慧见》:这就是你提出的丝绸产业转型升级新思路,从面料到材料再到载体?

屠红燕:万事利的46年走过了转型升级的三个阶段:面料、材料、载体。第一次转型是从面料到文化,最早我们的产品只是做普通的面料,后来开始做文创产品,要弘扬丝绸文化。第二次转型是从文创到品牌,上市以后要做的事情,通过科技、设计来提升品牌附加值。

所以我们线上要让产品和品牌更年轻,线下要有更多实体店让客户有更多体验,因为没有触摸就感受不到丝绸的价值,丝绸是最接近人体肌肤的材料,柔软有灵性。

《慧见》:任何人和企业都对抗不了趋势,你看到的行业未来5-10年的趋势是什么?

屠红燕:数字赋能是丝绸产业的发展方向。很多人很奇怪数字化跟丝绸行业有什么关系,其实栽桑养蚕也可以数字化,产业里每一个阶段都能数字化,从绞丝织布到后面的检验、制造、印染印花,到人工智能设计。

以前设计一块丝巾没有5到10天做不出来,现在1分钟就可以。通过AI人工智能让人人都是设计师,下载我们的APP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设计。想送给母亲,想为男朋友或女朋友设计一款丝巾,动动手指就可以。你的创意人工智能会帮你实现,这就是智能化给我们这种传统丝绸产业插上的翅膀。

接班路:“最难的是说服母亲做减法”

“在我看来,外界对我们最大的误解是丝绸太传统。”——屠红燕

图说:屠红燕为本报记者讲解其母亲的绣像

《慧见》:万事利集团是你母亲沈爱琴女士一手创办起来的,作为中国民企里为数不多的二代传承的成功案例,当年从母亲手里接班是什么情景?

屠红燕:20多年前我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万事利了,从基层销售员做起,在进出口业务、生产车间、服装厂等岗位上都锻炼过。就实体企业来说,没有在基层开拓的经验很难驾驭得了。我家里就一个姐姐,母亲把我当男孩子一样养,从小跑的码头多,吃的苦也多。

2011年我从母亲手里接棒集团董事长,一方面因为她身体的状况,另一方面她看到我在各个岗位上的成绩,觉得已经可以放心放手。

《慧见》:回顾这10年的接班之路,有没有巅峰时刻和低谷时刻?

屠红燕:都有,一个市场5年都有个起伏,现在房地产日子很难过,但我们实体企业经历的肯定比他们更多,你看外销年年有压力,汇率压力,订单压力。年年难过年年过。做加法很容易,做减法不容易。我接班后做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说服母亲接受我做减法,我把自己不专业的、没有人才的、产业链过长的,不管是重资产还是轻资产都给砍掉了。

《慧见》:当时集团内没有阻力吗?

屠红燕:有的,这就需要魄力和决断力。我接班后发现,公司问题是什么产业都要做,像房地产、生物科技、医疗,我们还有很多丝绸厂,整个产业链都有的。问题是大而全,但不强。我就把这些不强的板块都砍掉了。

《慧见》:你怎么说服你母亲的?

屠红燕:这就是需要沟通和互相理解了。我要理解她的想法,她也要理解我的想法。

《慧见》: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事情?

屠红燕:一个企业要发展,不同的阶段会遇到不同的痛点。在互联网时代很多线下店成长空间有限,还有受线上冲击也很大,但是我们线下店还是要去不断开店要拓展,投入也很大,但是做品牌就是一个长期坚持的过程。

《慧见》:回顾万事利的创业史,收获了很多成功,你认为公司犯过最大的错是什么,或者说最遗憾的是错过了什么机会,因为什么错过?

屠红燕:最遗憾的是没有更早开始塑造品牌,其实我们1998年就开始做了丝绸女装,那时到北京开一场发布会要花100多万,相当于现在上千万,当时是大手笔了。后来就没坚持下去,因为我们也是请了外面的团队,然后全国也是开门店招商,我觉得那时候自己还缺乏经验,没带起来。经营上出问题,一大堆库存就没坚持下去。

现在的万事利就不是丝绸女装了,是丝绸品牌了,产品有女装,有家纺,有睡衣,还有礼品系列。我现在要做的是把丝绸当做一种生活方式。

《慧见》:你不能用2021年的眼光来评判1998年的万事利。

屠红燕:对,我们那个时候实际上也已经走在行业的前面了。还是遗憾,因为那时产业线也比较长,一个生产型的企业要直接切入到做品牌很难。

《慧见》:你觉得外界对万事利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屠红燕:在我看来,外界对我们最大的误解是丝绸太传统。就比如说今天你一见到我说以为我会穿真丝 的旗袍接受采访,这就是一种刻板偏见,就是丝绸很传统。很多人说丝绸很好,我要买一块丝巾来送给妈妈,其实丝绸也很现代。

《慧见》:浙江是共同富裕示范区,作为浙江的企业,万事利在其中有何作为?

屠红燕:捐钱、做慈善当然也需要,但对企业家来说让企业高质量发展,纳更多的税,才是根本的共同富裕。我们首先把企业经营好,再结合产业上下游帮扶农民致富,比如万事利在浙江开化有3000亩基地做黄金茧。乡村振兴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途径,我们通过引导蚕农科学、规范饲养特种蚕,培育黄金茧、丝胶茧、抗菌茧等高附加值特种蚕茧,让蚕农们的年收益增长了30%。

好的制度安排可避免家庭纠纷

“在全国范围内,浙江女性企业家是最多的。我觉得女性独立最关键的是思想独立。”——屠红燕

《慧见》:你如何处理不同身份之间的冲突,比如说怎么平衡家庭和事业?

屠红燕:我平衡的还不错,秘诀是在企业作为老板大战略和大方向要把握好,孩子就从小培养她的独立精神。我母亲这一代创业者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但到了我这一代,可以更多靠管理制度和体系,以前我母亲靠个人魅力,我更多是团队授权。

《慧见》:能不能谈一下你的家庭和爱情?

屠红燕:夫妻最重要的是相互欣赏、相互独立、相互信任。我很欣赏我先生,他很有才华,是丝绸界教授级的人物,很有文化内涵,很包容我。这三点也是我们从认识到结婚的决定因素,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相互成就很重要。

《慧见》:你和先生分别是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和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分工是怎么确定的?你如何看当当网李国庆和俞渝的纠纷,创业夫妻档应该如何避免这种问题?

屠红燕:就是时时要警醒把握好自己的位置,在公司里是董事长,在家里就是妻子。我是集团的董事长和实控人,集团该我管的事情我管好,股份公司他是董事长和总经理,那就他说了算。两个人要各司其职。

《慧见》:你认为什么是真正的女性独立,女性应该如何寻找自我?

屠红燕:在全国范围内,浙江女性企业家是最多的。我觉得女性独立最关键的是思想独立。当然经济独立很重要,这是基础,但最关键的还是精神独立。你要有自己的思想,不人云亦云,要有主见。

《慧见》:作为一个成功的创二代,在教育三代方面有什么心得?

屠红燕:女儿我也着重培养她的独立思考能力。我经常会跟她讲公司里的事情,遇到问题我经常问女儿怎么看,让她给我提意见,我也有采纳过她的意见。

《慧见》:你如何看待财富,财富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屠红燕:上市后个人财富肯定是迅速增值的,但财富是社会的财富,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我希望让我们的团队能够实现他自己的价值,让员工的收入高一点,让他们更开心,福利更好,这是你做老板最基本的对社会的价值所在。

《慧见》:每个人到这个世界上来都拥有自己的使命,你的人生使命是什么?

屠红燕:我出生在丝绸世家,我们家5代都是做丝绸的,把丝绸文化传承和弘扬好就是我的使命,做好丝绸品牌,让世界重新爱上中国丝绸。

(esilk.net声明:本网登载此文旨在传递更多行业资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200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金蚕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33945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210325 隐私策略 - 法律声明服务条款
地址:浙江省嘉兴市友谊街310号丝贸中心 邮箱:Webmaster@esilk.net 邮箱登录|手机版|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
建议使用IE5.5 1024X768分辨率以上浏览本网站